当前时间:

2013-11-29 作者:姜舟斌 来源: 浏览次数:0


黎浦商帆
余江一中      胡祖荣
沿东北街往团湖方向出锦江镇,过兰桥上信江河堤,再沿信江河堤往东南方向走二公里,就到了黎浦岭。黎浦岭不高,但榉树参天,古槐苍劲,攀附在树干树枝上的青藤、兔丝翠绿可爱,景色优美。而濒临信江河,对岸是熊家洲,视野开阔,江面及两岸美景一览无遗。从泸溪河下来的云锦水(今白塔河)在这里流入信江,信江从这里又分为两段。这里江面开阔,水流平缓;河港纵横,水路畅通,南来北往的商船在这里或汇集或分流。站在黎浦岭看信江,只见江中碧水荡漾,波光粼粼;江面白帆点点,百舸争流;江岸绿树成荫,宁静清幽。这就是传说中的安仁八景之黎浦商帆。
锦江镇地处信江河中游,曾经是江东地区最重要的商埠之一,四面八方的货物都在锦江集散。沿信江河往上,可以到达鹰潭、贵溪、弋阳、上饶(古信州),直通浙江;沿云锦水(今白塔河)往上,可以到达邓埠、上清、金溪、资溪,直通福建。沿信江河往下过余干到鄱阳湖,就可以沿长江水系通往九江、武汉等江南各地了。信江河从锦江东南面流入,被塔州、熊家州分隔为两段,流往西北,再折而往东,流经黎浦岭,在锦江形成天然的港湾。锦江原来有上中下三个码头,上面一个在旧县衙门前,是渔船靠岸休憩的地方;中间一个在小南门,是商船靠岸卸货的地方;下面一个在孟津门,是商船停泊装货的地方,也是锦江最大、最繁忙的码头。本地的船主多喜欢把船停泊在小南门,因为那离街近,上岸就到了家。外地的船主多喜欢把船停泊在孟津门,因为那里港湾大,避风,好生火做饭。也有些外地过往的船只临时停泊在小南门,上街买些生活日用品,或在这等等同伴。
锦江镇沿河街的老居民大多是渔民、船民出身,大人小孩都会驾船。宋朝诗人杨万里一次坐船经过锦江,看见一叶小渔船上,有两个小孩子;他们收起了竹篙,停下了船桨,没有划船,无忧无虑地坐在那里,脸上嘻嘻哈哈的,拿出了一把雨伞。诗人看见了,很奇怪:天上也没下雨,为什么打?看着看着,诗人终于明白了:他们张开伞原来不是为了遮雨,而是利用伞当帆让船前进!诗人于是欣然写下了脍炙人口的七绝诗句《舟过安仁》。诗中这样写道:“一叶渔船两小童,收篙停棹坐船中。怪生无雨都张伞,不是遮头是使风。”小孩尚能如此见风驶船,可见锦江船民扬帆驾船的本领绝非一般。
但真正驾船跑航运就没有这么轻松浪漫了。一家人吃住都在船上,风里来雨里去,生活很艰难。如果顺流而下,一帆风顺,可能日行数百里;如果逆水而上,又背风而行,靠撑篙摇橹,就是空船,一天一夜也行不了几十里,更不要说遇上刮风下雨的恶劣天气了。特别是过鄱阳湖,湖水浩淼无边,无风三尺浪,稍不留神就迷了路,甚至船翻人亡。——跑船的人特别忌讳“翻”字,煎鱼要翻个面,不说“翻过来”而“说转过来”。因为怕在湖中迷了路,所以他们常常结伴而行,互相照应。但是如果在鄱阳湖中遇上几天几夜阴雨连绵,即使不迷路,一天行不了几里路,出不了湖靠不了岸,累不死你也可能冻死你、饿死你。在锦江船民中就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,孙子要运大米到景德镇,问七十多岁的爷爷要买点什么吃的回来。爷爷说在船上生活了大半辈子,吃惯了船上的焖饭,很想吃焖饭的锅巴。孙子一听,爽快的答应道:那我把焖饭的锅巴全部带回来给爷爷吃吧。不过孙子心里很纳闷:爷爷牙齿都掉了好几颗了,还吃得动锅巴吗?唉,反正在船上顿顿吃焖饭,锅巴有的是,不扔掉就是了。去的时候顺流顺风,扯起帆不到两天就到了景德镇。卸了货在景德镇歇了一天,装上回头货返航,一进人湖区就遇到刮风下雨,三天三夜风不歇雨不停,船在湖面就像风中的枯叶,一会儿飘到东一会儿飘到西,根本无法控制。原来计算三四天的行程,在湖中就漂泊了六七天。站在船头船尾摇橹掌舵,那是又冷又累啊?纯疵赘,已经缸底朝天了,只好拿留给爷爷吃的锅巴来充饥了。十几天的锅巴真的不少,孙子把它当了三天的干粮。船终于出了湖,回到了锦江。孙子见到在码头上等他的爷爷,不好意思地说:爷爷,锅巴被我们在路上吃掉了。爷爷又是生气又是高兴地说:傻孩子,爷爷哪吃得动锅巴呀,是怕你把它扔了,万一遇到几天几夜刮风下雨断了炊,饿坏了身子出不了鄱阳湖啊。
跑航运的生活虽然艰难,但船民们硬气,豪爽,热情;跷镆坏┥狭舜,他们就要负责到底。不论是吃的还是用的,贵的还是贱的,货物在船上一丝也不能少。诚实守信是他们的准则;按时到达,不缺货物,是他们的行规。如果事出意外,翻了船,丢了货,船家要照价赔偿的。就算船翻人亡,岸上的家眷还在;踔靼鸦踝吧狭舜,也就放了二十四个心。这大概也是锦江航运发达的一个原因吧。
跑长途航运一般是不让外人上船的,但如果货主非要搭货船不可,船家就会把货主当贵客一样来热情招待,吃喝拉撒全包到底。他们以船为家,走南闯北,见多识广,把钱财看得很轻。1998年长江涨大水,九江段决了堤,停泊在九江码头的两位锦江船民,不假思索把自己家上百吨位的机帆船装满石砂,沉到决开的堤口,堵住了凶猛的洪水。
近十几年来,公路运输发展迅速,再加上信江上游不断修筑水库大坝,中下游水位越来越低,不便航船,船民们大都上岸从事其他行业了。黎浦商帆只是一个传说的故事罢了。
2012年12月18日
 
 
上一页:安仁八景之市心塔影 胡祖荣 下一页:余江话中的修辞艺术